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花莖一葉舟
葉落不見秋
林苑深處誰人嘆愁
是非問情少年許白頭

回首 昨年尚在華燈煙雨樓
聲聲漫漫傾笑顯歌喉

紅顔拈花憂
心把痴郎求

水落殘花雙雙游走
遠聲殘笛絲絲心扣

幔紗
明燈暗火月色解溫柔

年少莊周
今昔醉酒

伊人不還人消瘦
塵緣不解誰看透
聲聲嘆情何日盡頭

又見七夕
彩雲浮月后
踏鵲相會人不留

待來年
望穿秋水不求逍遙游

年年山水依舊

最是傷情

樓空人去露城愁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5:01 | 填詞
如何為你繁華一季
歸冬之後便成春泥
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如別離

人散后落幕的意義
黃昏前誰等待歸依
醉朝夕

小橋流水回憶
紛飛桃花不息
年少癡狂把酒言歡不膩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
初遇的事跡

柳絲拂過風繞綠堤
舊人歸去新人還替
殘陽鈎月一如往昔
映水依碧


落雪無聲淹盡獸蹄
銀輝淺淺寒月依依
無人跡

孤影對夜風厲
獨酌酒杯不息
衣袂拂凳揮袖不去愁緒起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初遇的事跡

獨攬明月杯酒盡
吟歌一曲殤別離
古昔情癡奈何及
雙飛翼
古寺鈡鳴斷翅迷淒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初遇的事跡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58 | 填詞

無題(新曲待填)

破邊關 將軍急令哨

遙琴慾斷 知音少

鳴空長嘯 出劍鞘

紛飛血淚云色濃澆

沉浮醉酒蒼天一笑

今昔言歡 煙雨遙

江湖勝負誰人曉

是非惹寂寥

一朝在朝

揮刀斬塵緣淚襟溼晚照

夜瑟蕭

長槍一破云裂月皓

紅顔千金諾盡消

殘風嘯

千騎傾出不知歸還夕朝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35 | 填詞
e0076140_14513873.jpg
问情月 红蝶蹁蹴 谁人醉揽尽花月红

輕衣踏階紅扇舞 落楓花影弄

殘陽意 弱水徐留 誰人爲紅顔千金散

縱然淒淒道無情 秋楓解蝶愁

江湖劍英雄為誰喚

美人顏陰川驚波蘭

只戀你淺笑如水淡

你發如血 江湖山水深 黃泉歸路何日還

天涯宦游莫說江湖是非同去歸絕唱

你發如血 風華勝絕貌 楓紅知秋紅蝶殤

獨飲醉花月撫月琴揮刀不斷哪知紅月映軒窗


你發如血 江湖山水深 黃泉歸路何日還

天涯宦游莫說江湖是非同去歸絕唱

你發如血 風華勝絕貌 楓紅知秋紅蝶殤

獨飲醉花月撫月琴

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儿啦

生死隨意沖冠一怒為知己插刀兩肋終成絕響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33 | 填詞
如果有一個人在花痴又深情的喊阿月仔,請直接無視掉,因爲本公子在花痴。

嘆氣阿月仔的衣服讓我好無奈啊。

人生如此多的無奈,繼續嘆氣。

洛說過完這段時候要去新加坡一趟,問我要帶什麽……

總之……如果給我一個公孫月我什麽都不想了……

望天,去買個女兒吧。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23 | 清水日誌

黃泉之路,不由分説

我竟然又失眠。
連續三個晚上,我徹夜未眠。
這個時候才陡然發現自己回神過來。
這個時候,才明白,也許,我真的不過假裝灑脫麽?
我也不知道。只是黃泉之路,不由分説。
誰可以改變?至少,我不能改變。

也許幾年之後,物是人非。可曾有人記得當初有這樣一個女子不求繁華,只求安寧?
昨夜看到藺無雙在練峨嵋的墓前,我與他人說,如果我死了,有沒有一個人,會在墓前悼念。想來想去,當真沒有一個這樣的人會做這樣的事。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在想,這一天,到底什麽時候會來?

一邊敲字一邊看《天外飛仙》,看到男主角留下一張“我不愛你了”的字條。
我突然想起11月,他和我說,你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君彥的聲音聼起來很輕,輕到幾乎快要聼不到。他在電話那端的微笑,不過數月,恍若隔世。
一世知己,你原本不是那樣的女子,何必……
最後那句話,他沒有再説。
我看著電話。下一個十年,我依舊無法忘記,曾經有人同我說過這般話。

人去樓空,讓我如何一個人寫兩個人的以後?
若有眷戀爲何不回頭?還是放心我獨自一人?
你卻不知,十年前,數月前,我如何甘心?

我翻了一遍很久以前的書。一些我曾經很喜歡的書。
陡然在清醒紀上發現了一行字,那是一位去別國的友人贈送。
真是湊巧,還在與別人說清醒紀呢,於是又翻倒這本書了。
那上面寫著,生亦何苦,死亦何哀。
友人的字,很漂亮。卻看得我想哭。
是不是早要預料到今天。

我終究記得,到最後,有一個人和我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可是,河既已干,又如何去江湖?

笑,不過二十三的女子,何來如此之多感概,縂要在夜晚寫莫名其妙的東西。
只是難眠,在過一月,再也不會有如此閒心。
我曾愛過一個人,如今不愛。
我曾恨過一個人,如今不恨。
你說,個人罪業個人擔,我亦不相信因果巡迴。
只是人若不放開自己,一世便成束縛,何苦累人累己

十年前,為汝一日叁千肖,終不得其果,而今,生死隨意,黃泉陌路故人不逢。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06 15:02 | 清水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