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點名又見點名!

01.好きな漢字[喜歡的漢字]
都喜歡

02.前の人が答えた漢字に対して自分の持つイメージは?
[對上一棒所回答的漢字,所抱持的印象是?]

蝶 - 蝴蝶君
姬 - 色無極
卿 - 公孫月



03.次に回す漢字三つ [給下一棒的三個漢字]

蝶 月 蘭

04.大切にしたい漢字 [想好好珍惜的漢字]

都囘好好珍惜的

05.漢字の事をどう思う? [對漢字的想法是?]

最喜歡的語言

06.最後に貴方が好きな四字熟語を三つ[最後,寫出你喜歡的四字成語]

我不災……


07.バトンを回す七人とその人をイメージする漢字
[交給7個人,以及代表他們的漢字]

都點完了,由此終止吧


附帶……R的問題

1 喜歡的牌子,為啥喜歡

沒有固定的

2 現在最萌的事物&人

霹靂,公孫月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12 04:22 | 清水日誌
問題1:如果看到最愛的人熟睡在自己面前你會做什麼?
我愛美人,我的愛人自然是美人,所以,當然是看美人

問題2:寫首自己最最喜愛的歌,然後寫出爲什麼,具體點。
目前是《重飛》
理由?笑,當然是夠YY,重樓和飛蓬耶!!

張信哲,因爲無論什麽時候,開心不開心都會聼。


問題3:當你不知道穿什麼顏色時,你會選什麼顏色?
隨便

問題4:2005年你最後悔的一件事是什麼?
世界美人很多,而我的目所能及範圍有限……錯失美人

問題5:如果有一天你變成動感超人,還會發出動感光波,但是比較醜,你會不會維護世界的和平?
我會讓所有的人說,清水你是美人

問題6:曾經有過最被感動的事情是什麼?

爹娘喜歡我的感情比什麽都感動


問題7:比較喜歡爸爸還是媽媽?不可以說都喜歡或都不喜歡,爲什麼?
這是溺水式問題,無解

問題8:你最想擁有的五樣東西是什麼?


問題9:如果給你一個機會去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旅行,你會去哪裡?
我已經有很多機會去了,所以還是留在中國

問題10:你喜歡(暗戀)的人是誰?
這個問題真沒水準,當然是個美人

問題11:如果時間能倒流你希望回到哪一天?
我比較希望時間前進到與眾美人共處的日子。還有很多錢

問題12:相信TRUE LOVE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嗎?
我是英文盲

問題13:抱抱的時候身體反應是什麼,異性的喔!
= =誰沒被爹親抱過!!

問題14:覺得自己最大的優點和缺點是什麼?
喜歡美人和喜歡美人

問題15:十年後,你的生活是怎樣的一副景象?
都是十年后,我怎麽可能知道,不過一定會繼續看美人

問題16:你覺得跟本人做朋友怎樣?
= =你在問你自己嗎?

問題17:如果世上所有都背叛你,捨你而去,你打算怎麼辦?
這是不可能的!

問題18:如果可以不當人類,你想要當什麼東東?
望天……請把我安排去儅公孫月身邊的偶

問題19:如果你身上沒錢又求助無門,你會怎麼辦?
方法是人找的。

問題20:在你的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是什麼?人或事或物?
父母

問題21:將來有錢,你想創什麼業?(開店的意思啦~)
牛郎店(因爲可以選很多美人)

問題22:2006年的目標和規劃是?
賺錢,買美人

問題23:你最難以忍受的事?
沒有父母沒有錢沒有美人和好吃的。

問題24:你今生最想完成的夢想?
請讓我不要賺錢就有很多錢然後花美人吃好吃的


問題25:現在時間?
重要麽?

問題26:如果鬼往你的方向衝來,你會做何反應?
我怎麽會知道!!


問題27:如果你是下一屆世界未來的領袖,你最想改變什麼政策?
一囯統一萬歲

問題28:你對點名遊戲的看法
= =請自由的……

問題29:請把自己現在最想做的壞事說出來
都説是壞事,就是見不得人的事,怎麽可能說……

問題30:當長大後發現很多事情都是騙人的,你卻會選擇相信的一件事。
那就是……都是騙人的。

問題31:當你肚皮跟腳同時癢起來你會先抓哪裡?為什麼?
和你什麽關係?

問題32:對於萌物你是頭腦先行還是身體先行?

笑眯眯……同時

問題33:比較喜歡2D人物(虛擬)還是3D人物(真實)?為什麼?
我比較喜歡木偶

問題34:會為了錢拚命打工?
已經是這樣了

35:對於SEX的看法?
如果公孫月也有充氣娃娃的話……

以上

點名:
提摩
吞佛童子
認萍生
劍子仙跡
疏樓龍宿

(霹靂聚集……)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12 03:35 | 清水日誌

= =又被點名!

◆無條件面對著有心跳感覺的3人

有錢人
美人
雕偶師

◆無條件討厭的3件事物

被打擾睡覺
被搶食物
被任何理由失去錢

◆無條件喜歡的3件事物

爹娘
美人



◆無條件用錢去買的5件東西

爹娘要的一切


房子
想要的。

◆無條件接收的5個人


大根X4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12 03:11 | 清水日誌

此心向誰歸絕唱

三更半夜,搶了人家的電腦來。

不知道爲什麽,突然之間感觸良多。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

而事情的本質是,你以爲那樣的時候,完全不是這樣。

常常有人和我說,你啊你……心太軟了。

也常常有人和我說:“小人”

笑,誰知道呢,也許有一些東西,是別人看不到的,也許有些東西是別人看到但不了解的。

在這個三月的開端,我再一次感覺到病魔的亂七八糟。

從3號開始一直上吐下瀉,連胃酸都吐出來了。

病狀就像四個月前一樣。

多快,轉眼,就四個月了。

那個時候,剛進瓜田,和一幫不太熟絡的人天花亂墜的扯。那個時候,人生最重的考驗撲面而來。身心受創。

那個時候,連強顏歡笑也無力。

那個時候,一地破碎的生不如死。

統統在一月之後恢復平靜。

即便在深夜裏一個人開著燈,開著電視無法入眠。

即便在深夜,心臟上有一小塊缺口隱隱作痛。

一切都過去了。

至少想起來,那段日子,終于撐過去。一個人硬生的把某樣幾乎要刻在心臟上的東西,用力刮下來。

就算傷口未曾愈合,最終,那決不回頭的決心,至今依然不曾忘記,不曾改變。

人啊……是一種向前看的生物

我曾經以爲,有一些東西,就算過多少年也不會消磨掉。如今才知道,原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敵過時間。

好的會變,坏的也會變。

最重要的是,那一扇門,是不是被緊閉了。

更重要的是,你站在門口,爲何不推開繼續下一個永遠?

何必停留在已經無法挽回的門后,駐足不前?

那一扇門,我已然推開。

不是尋求下一個永遠,只是,希望在電話裏,在街道上,刻意或者無意遇見的時候,聽見的時候,我們可以微笑的說當年那些年少輕狂。

那門后,有太多的未知,何必一定要被愛情束縛在一個地方?

在這麽多年之後,我終于明白……

人其實真的可以把很多事情在經歷種種之後,放開。不計較。

誰也無法預計將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會不會遇上下一個破裂的開始。

與其回頭來過,不如走下去。

事已至此,夢已成空,到底,是帶著怎樣的心情要求回頭?要求一如既往?

只是,人過境遷,不如往昔。

可以依靠,可以依賴,可以撒嬌。

但是,那份被稱作愛情的東西,真的已經不在了。

如某所說,最初,是很愛很愛的。只是,時間,生活,柴米油鹽醬醋導致消耗的越發的快。於是,愛情過期。

於是,遇見最初那份情,身不由己。

是這樣麽?

三年之癢也好,七年之痛也好。人麽,最後終會選擇對自己最好的結局。

到如今,清晰記得愛情已逝那四個字。

不是哀怨,不是不平衡,亦不是埋怨。

只是,有些傷感。

我曾經以爲,我們真的可以一輩子,相安無事。

只是一個女子,只是半年,只是在那短短的數月,一切不如往昔,一切歸于灰燼。

即使不曾陌路,卻已是末路。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07 04:33 | 清水日誌

似是末路時,醉笑離別字

將愛情刻在心臟上。

街道開始變得有點冷清,我一個人從這裡走出去,心臟被冷的生痛。
原本好心情陡然變得不好起來。
如果三年之後,我還在這裡微笑而活,使多麽好的一件事情。
只怕我已經離開這裡了,只怕我已經不在這裡了。
笑,未來三年,會是怎樣的心情?會有如何的際遇在等待,我未知。
也許生活一如既往這樣下去了。
很多時候,我一個人在房間裏,看這麽多東西,看這裡我活下來的氣息。
沒有人會明白有一個人,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裏,害怕死去而消失。

那日漸模糊的視線,日益虛弱的身體。
我常常笑,常常開玩笑的說,沒關係。
但是,我在半夜心臟生痛的時候,我總是想起君彥對我說,活下去。
如果有那麽一天,你見到,會說什麽?生氣?無奈?
我希望你見到我時笑著的。

看到幾個月前和一些朋友的對白,那個時候,有霹靂,有POT,有十二囯。有很多未曾接觸後來接觸的人和事。
不覺懷念起來。短短數月,天翻地覆。
我以爲的幸福陡然驟變,我以爲的快樂原來如此蒼白。
我一點一點從那個地方走出來,不看不想不聼。
到最後,一無所有,從頭開始。

你愛麽?有時候別人這樣問。
我愛麽?我這樣問自己,如果愛,爲何我這樣平靜了?如果不愛,我當初那巨大的疼痛又是什麽?
我看著車輛,人群,還有空曠的街道。
心臟所在的地方,還有血在流,我,活著。
我活在這個讓我幾乎要滅了希望的城市裏。

有一日,我必定要離開,友人必定要遺忘。
數年之後,數十年之後,我們,可曾記得。
當年那場熱血青春歲月,那些一同瘋狂過的動畫,漫畫,電視。

其實,誰也不曾老去。
我們原本還年輕,我們還可以有很多日子可以繼續走下去。
只是,爲什麽有人說,我不想活下去,只是,爲什麽要有人說,請讓我死去吧。
分明有那麽多時閒可以努力,可以好好活下去。

我曾以爲,生不如死是這個世界最痛苦的,後來我明白,你手中握的沙漏一點一點失去才使最可怕的。
分明還年輕,但你身體裏的沙漏缺要快上別人十幾倍。那一種惶恐的寂寞。

天氣,漸漸變好了。
雨天要過去了呢。只是到最後,還曾留下些什麽。


笑,一切如故,人不逢。
但願,我來年,來年,來年,可以見到你笑如故。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04 01:12 | 清水日誌
電話又見電話=_=
天氣變晴朗了。和一幫人聊天,陡然發現,這裡是問題兒童收容所。
大家果然都是過著神奇的生活。
啊啊啊啊啊……家族財產~昏= =,幸好吾傢窮的揭不開鍋。(笑眯眯)所以,貧窮的小孩是不會被那啥的!嘿嘿>_<

眼睛看不見了=[]=
怎麽會這樣?!!!
崩潰中。

事情從上個星期開始變得嚴重起來,一開始不過是模糊了一下而已,然後開始加速模糊的程度。

到現在爲止,能勉強看得見東西。

天氣冷了,手指開始僵硬。心臟也加劇疼痛起來,倒地不起。人家要健康的身體啦。(怒吼)

話説回來,今天去檢修中心弄電腦,電腦的光驅從上上個月開始就不能用了,然後,是n字鍵出現問題,最後整個鍵盤失控了。
笑死,其實主要原因還是我自己用電腦用的太瘋的緣故吧。因爲電腦摔過,而且,還動不動不小心潑點啥東西進去,汗……

一開始去到那裏,用很溫柔的語氣説話,而且還很小聲,很乖的說。結果那個人跟我說啥,“你這電腦不過就一個F2有問題,鍵盤就不要換了,反正也起不了啥作用”
我就爆了,雖然是我自己的問題,但是,怎麽可以這種服務態度。

當然,人家是不會這樣就退縮的!!!(怒)

於是我說,“無論如何鍵盤坏了就是坏了。”

後來在我的堅持下,終于換了鍵盤和光驅。是說當時沒有這個型號的,所以從新機上拆了一個鍵盤給我的。

我想也許是因爲我那句:“我記得投訴是要扣工資的。”哼哼,本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燈。

雖然過了包換期,我還是換到了新的光驅的鍵盤。所以說,面對不敬業的售後服務的時候,就是要女王一點才可以壓倒!!^-^

今天是安茜姑娘成爲貴妃的日子,讚!>_<
本公子就是喜歡看八點檔,哼哼。
比如素問姑娘,那個讚啊!!>///<
素問姑娘,汝是吾偶像!!當然,安茜姑娘也是啦,嘿嘿。*^-^*

現在的我,什麽也不想說,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買霹靂偶,去日本玩,買很loli的床,很多蕾絲的床單,很kawaii的被套
還有ピンク ピンク的超級無敵hello kitty ((>_<))
至於其他,我只知道,回頭不過是回到從前,何必呢。

手鏈斷了,某人的戒指丟了,這些,都是無法再復原的東西。
所以啊(笑眯眯)人要向前看。

我還記得,有人說,回頭半肩之後,我就在那裏。
但,我一如既往,前行。
後路這種東西,其實有時候就是死路。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03 03:27 | 清水日誌

立刻


立刻立刻買了今天需要的相冊~♪我注視著相冊裏我們並列的相片(^^ゞ很高興!因爲也想早點請各位聼到(??這一句貌似有點不搭)o

並且有很多想要很感謝的。(覺得)充滿了氣勢什麽的。


清水:= =果然是個小孩子(笑,這樣說會生氣吧)不過很喜歡這個(^ω^*)
,笑眯眯,你最近看起來比較像。
[PR]
# by partactor | 2006-03-01 12:09 | 小池徹平の日誌
寫在前面的話:

大灑花~~~繚亂華舞第一章現身~~\*^o^*/ 從04年説到現在的東西……某人完全改變了風格的嘗試,絕對不超過三万字!!!怒吼,完全只爲了配合那個日風的東西。
王道是中國古風!!中國古風!!!!!繼續怒吼!!!!!

首先要說的是,第一章裏面一次就出現三個主要人物,實在是不容易啊。(不過,風見某人馬上就要變身待機人員了吧~~神啊……請至少讓我調戲一下msn再走吧~~)
大根王子樣的冷笑話?用面無表情的樣子說著關西腔冷笑話的大根王子~~大笑,到底會變成怎樣呢?

大根お姫様ちゃん飽受冷笑話的摧殘?她大概一輩子都擺脫不了吧,繼續大笑。

主人?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關西第一紅牌?這傢經營的到底是???(狂笑三聲,知道的都給我閉嘴!!)



好,到這裡爲止要説明一點,這裡沒有配對,不會有配對。當然除非當事人雙方要求,否則絕對不寫真實存在人的配對。所以不要以爲對手戯多就會出現啥的……no way!
所以,嘿嘿,斷絕八卦~~麥要想太多了。

至於名字……望天,大家都不給人設,我隨便亂寫的,到時候再改就是了。反正名字嘛……不重要不重要。

========我是華麗閃亮天下第一繚亂無雙分割綫=========

[今年的櫻花……似乎很開心呢。]女子修長白皙的手穿過飄零紛飛的花瓣,接住飄在半空中的花瓣,細細看一陣隨手一揚,轉身對身後嬌小的女子笑道,[只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比較喜歡桃花。]划出弧綫的手指輕輕叩響樹幹,雙眸停在某一個視線點,靜止。

身後的少女隨著她的視線望過去,一片紛飛的粉色,空無一人。

[姐姐的心緒還是這樣跳躍思維。]不悅的皺眉,少女向前走兩步拉住女子的衣袖,[再這樣下去,店裏的客人會跑光的。]

[蝶依也會麽?]收回若有所思地目光,她側頭看著名喚蝶依的女子。

蝶依雙頰微微泛紅音量頓時提高不少,[如果要跑得話,早在那時候就跑了。]似乎在埋怨女子花裏的不信任,又有許些不太好意思。

[所以嘛……別人走不走又有什麽關係,你在我身邊不就好了。]女子陰謀得逞一般掩嘴輕笑起來另一只手則毫不客氣地捏上蝶依的臉頰,溫軟的觸覺讓她忍不住多捏了兩下。

看著眼前笑得很詭異的女人,蝶依無奈的嘆口氣。

果然,到最後就是這樣的情況,就算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得不說,這個人,實在是太懶散了。至於這閒店能到現在還維持的下去,不,應該說還做得有聲有色,其實都是自己的苦力吧。

[在感嘆自己悲慘命運之前先考慮一下那些沒有飯吃的平民吧,和那些在飢荒中死去的人們比起來,你已經幸運很多了。]

稍許冷漠而略帶戲謔的聲音讓蝶依忍不住要問她是不是有讀心術。

[很顯然,我沒有。]微笑的把手一攤,再一次,蝶依睜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輕輕笑起來,扶住樹幹漸漸笑到整個身子靠在樹幹上。蝶依不悅的眼神似乎在說,笑死你算了。

[請問是風見小姐嗎?]還在沒有形象大笑的流川風見聽到自己的名字,猛然擡頭。

少年清澈的眼眸裏沒有一絲情緒的盯著她。

她與蝶依對看一眼,神色自若的整整衣裳,輕輕點頭。

優雅的動作幾乎要讓人以爲剛才那一幕是一段錯覺,未曾發生。

[閣下是?]

[我是龍玉。]

[就是那個傳説中的關西第一紅牌麽?]一旁未曾出聲的蝶依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惡作劇的問出了讓人頗有些尷尬的話。

[蝶……]

[是的,蝶依小姐。]少年清冷的聲音裏,聼不出一絲情緒。就像他的人一樣不帶熱核感情色彩。

沒有反駁和惱怒,正經八百的回答大大出乎蝶依的預料之外。她瞪了一眼眼前這個連冷漠都稱不上的少年,自顧走到風見的身後,不再出聲。

[原來是龍玉少爺。]流川風見笑了笑,[遠到而來,要不要先去舍下喝杯茶水再慢慢說你的來意。]

[我不是什麽少爺,叫我龍玉就好。]

[那麽,也請龍玉省去我那小姐兩個字。]

[風見小姐,比起這個來,我想主人交待的事情應該更爲重要。]顯然,他自動自發忽略掉風見說的話。

龍玉的反應似乎在她的預料之内,又或者她聽到主人兩個字自然一切以主人的事情優先。具體的想法當然只有當事人知道。總之風見並沒有在所謂的稱呼上過多的糾纏。

[那麽,請到寒舍一坐。]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流川風見側身後退數步讓龍玉能夠與自己並肩而行。

走在風見左側的蝶依拉拉她的衣袖,眼神流露出不滿。[這樣的傢伙,爲什麽要這麽客氣?]強烈的心聲。

拍拍她的肩膀,風見露出安撫的微笑,[可恨之人必有可愛之処。]那是她常對蝶依說的話,如今也清晰的映在她的眼底。

嘟一下嘴,蝶依對著龍玉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蝶依小姐無論是做鬼臉還是生氣或者微笑都很可愛。]龍玉用平板的聲音和表情說出這樣的話,着實讓人覺得意味不明。而事實上,那僅僅只是一個陳述句,又或者是一個冷到不能再冷的笑話麽?

翻譯個白眼,蝶依有些不悅的説道,[你在說笑話麽?]

稍微走在前面的龍玉陡然收住腳步,轉過身。來不及停住的蝶依險些撞上去。

此番舉動讓她對於眼前這位樣貌如同三月清泉一樣的少年的好感度頓時由唯一的1降到了-1。

少年低頭看著蝶依,過了很久,久到蝶依藏在和服袖裏面的手臂都起了雞皮疙瘩的時候,他陡然開口,[是的,難道蝶依小姐聼不出這是在說笑話麽。]

四月原本溫暖的陽光陡然失色,莫名的冷風掠過三人的頸椎。

好冷!流川蝶依和流川風見同時在心底打了個冷戰。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23 07:16 | 繚亂華舞の夜 古代篇

神奇的招搖過市大頭貼

e0076140_4192441.jpg


ヒソカと一緒に撮る

e0076140_421495.jpg


リョヘイと一緒に撮る


======我是蝴蝶分割綫========

回來再補~~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23 04:30

大根家族最高 \*^-^*/

扭動中………………大根家族最高~~~~

あたし今の気持はちとても楽しい~~チャン

殘念……晚上三點睡,早上九點醒來……崩潰…………
最近睡覺時間似乎變得長一點了,那麽,什麽時候能夠12點睡而早上八點起來呢?
= =一想到無奈的工作啊~~~

最近在迷《彩雲囯物語》多麽少女的東東。
卻在yf把田中殺人大神的《藥師寺涼子》買齊了,多麽不容易啊……想當初,如此期待著期待著~~~~遠目
這麽說起來,卻又想起,《創龍傳》!!!大叔,你啥時候可以寫完啊!!!!倒地不起。
竜堂二哥到底會變成怎麽樣???
嘆氣……

大根家族和代官山部屋,昏。

三文魚刺身很好吃,嘿嘿~~

無奈被人打斷,出門去鳥~~~

=====我是阿月仔的分割綫========

日記回來補過~
[PR]
# by partactor | 2006-02-22 13:00 | 清水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