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   2006年 02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寫在前面的話:

大灑花~~~繚亂華舞第一章現身~~\*^o^*/ 從04年説到現在的東西……某人完全改變了風格的嘗試,絕對不超過三万字!!!怒吼,完全只爲了配合那個日風的東西。
王道是中國古風!!中國古風!!!!!繼續怒吼!!!!!

首先要說的是,第一章裏面一次就出現三個主要人物,實在是不容易啊。(不過,風見某人馬上就要變身待機人員了吧~~神啊……請至少讓我調戲一下msn再走吧~~)
大根王子樣的冷笑話?用面無表情的樣子說著關西腔冷笑話的大根王子~~大笑,到底會變成怎樣呢?

大根お姫様ちゃん飽受冷笑話的摧殘?她大概一輩子都擺脫不了吧,繼續大笑。

主人?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關西第一紅牌?這傢經營的到底是???(狂笑三聲,知道的都給我閉嘴!!)



好,到這裡爲止要説明一點,這裡沒有配對,不會有配對。當然除非當事人雙方要求,否則絕對不寫真實存在人的配對。所以不要以爲對手戯多就會出現啥的……no way!
所以,嘿嘿,斷絕八卦~~麥要想太多了。

至於名字……望天,大家都不給人設,我隨便亂寫的,到時候再改就是了。反正名字嘛……不重要不重要。

========我是華麗閃亮天下第一繚亂無雙分割綫=========

[今年的櫻花……似乎很開心呢。]女子修長白皙的手穿過飄零紛飛的花瓣,接住飄在半空中的花瓣,細細看一陣隨手一揚,轉身對身後嬌小的女子笑道,[只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比較喜歡桃花。]划出弧綫的手指輕輕叩響樹幹,雙眸停在某一個視線點,靜止。

身後的少女隨著她的視線望過去,一片紛飛的粉色,空無一人。

[姐姐的心緒還是這樣跳躍思維。]不悅的皺眉,少女向前走兩步拉住女子的衣袖,[再這樣下去,店裏的客人會跑光的。]

[蝶依也會麽?]收回若有所思地目光,她側頭看著名喚蝶依的女子。

蝶依雙頰微微泛紅音量頓時提高不少,[如果要跑得話,早在那時候就跑了。]似乎在埋怨女子花裏的不信任,又有許些不太好意思。

[所以嘛……別人走不走又有什麽關係,你在我身邊不就好了。]女子陰謀得逞一般掩嘴輕笑起來另一只手則毫不客氣地捏上蝶依的臉頰,溫軟的觸覺讓她忍不住多捏了兩下。

看著眼前笑得很詭異的女人,蝶依無奈的嘆口氣。

果然,到最後就是這樣的情況,就算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得不說,這個人,實在是太懶散了。至於這閒店能到現在還維持的下去,不,應該說還做得有聲有色,其實都是自己的苦力吧。

[在感嘆自己悲慘命運之前先考慮一下那些沒有飯吃的平民吧,和那些在飢荒中死去的人們比起來,你已經幸運很多了。]

稍許冷漠而略帶戲謔的聲音讓蝶依忍不住要問她是不是有讀心術。

[很顯然,我沒有。]微笑的把手一攤,再一次,蝶依睜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輕輕笑起來,扶住樹幹漸漸笑到整個身子靠在樹幹上。蝶依不悅的眼神似乎在說,笑死你算了。

[請問是風見小姐嗎?]還在沒有形象大笑的流川風見聽到自己的名字,猛然擡頭。

少年清澈的眼眸裏沒有一絲情緒的盯著她。

她與蝶依對看一眼,神色自若的整整衣裳,輕輕點頭。

優雅的動作幾乎要讓人以爲剛才那一幕是一段錯覺,未曾發生。

[閣下是?]

[我是龍玉。]

[就是那個傳説中的關西第一紅牌麽?]一旁未曾出聲的蝶依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惡作劇的問出了讓人頗有些尷尬的話。

[蝶……]

[是的,蝶依小姐。]少年清冷的聲音裏,聼不出一絲情緒。就像他的人一樣不帶熱核感情色彩。

沒有反駁和惱怒,正經八百的回答大大出乎蝶依的預料之外。她瞪了一眼眼前這個連冷漠都稱不上的少年,自顧走到風見的身後,不再出聲。

[原來是龍玉少爺。]流川風見笑了笑,[遠到而來,要不要先去舍下喝杯茶水再慢慢說你的來意。]

[我不是什麽少爺,叫我龍玉就好。]

[那麽,也請龍玉省去我那小姐兩個字。]

[風見小姐,比起這個來,我想主人交待的事情應該更爲重要。]顯然,他自動自發忽略掉風見說的話。

龍玉的反應似乎在她的預料之内,又或者她聽到主人兩個字自然一切以主人的事情優先。具體的想法當然只有當事人知道。總之風見並沒有在所謂的稱呼上過多的糾纏。

[那麽,請到寒舍一坐。]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流川風見側身後退數步讓龍玉能夠與自己並肩而行。

走在風見左側的蝶依拉拉她的衣袖,眼神流露出不滿。[這樣的傢伙,爲什麽要這麽客氣?]強烈的心聲。

拍拍她的肩膀,風見露出安撫的微笑,[可恨之人必有可愛之処。]那是她常對蝶依說的話,如今也清晰的映在她的眼底。

嘟一下嘴,蝶依對著龍玉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蝶依小姐無論是做鬼臉還是生氣或者微笑都很可愛。]龍玉用平板的聲音和表情說出這樣的話,着實讓人覺得意味不明。而事實上,那僅僅只是一個陳述句,又或者是一個冷到不能再冷的笑話麽?

翻譯個白眼,蝶依有些不悅的説道,[你在說笑話麽?]

稍微走在前面的龍玉陡然收住腳步,轉過身。來不及停住的蝶依險些撞上去。

此番舉動讓她對於眼前這位樣貌如同三月清泉一樣的少年的好感度頓時由唯一的1降到了-1。

少年低頭看著蝶依,過了很久,久到蝶依藏在和服袖裏面的手臂都起了雞皮疙瘩的時候,他陡然開口,[是的,難道蝶依小姐聼不出這是在說笑話麽。]

四月原本溫暖的陽光陡然失色,莫名的冷風掠過三人的頸椎。

好冷!流川蝶依和流川風見同時在心底打了個冷戰。
[PR]
by partactor | 2006-02-23 07:16 | 繚亂華舞の夜 古代篇

神奇的招搖過市大頭貼

e0076140_4192441.jpg


ヒソカと一緒に撮る

e0076140_421495.jpg


リョヘイと一緒に撮る


======我是蝴蝶分割綫========

回來再補~~
[PR]
by partactor | 2006-02-23 04:30

大根家族最高 \*^-^*/

扭動中………………大根家族最高~~~~

あたし今の気持はちとても楽しい~~チャン

殘念……晚上三點睡,早上九點醒來……崩潰…………
最近睡覺時間似乎變得長一點了,那麽,什麽時候能夠12點睡而早上八點起來呢?
= =一想到無奈的工作啊~~~

最近在迷《彩雲囯物語》多麽少女的東東。
卻在yf把田中殺人大神的《藥師寺涼子》買齊了,多麽不容易啊……想當初,如此期待著期待著~~~~遠目
這麽說起來,卻又想起,《創龍傳》!!!大叔,你啥時候可以寫完啊!!!!倒地不起。
竜堂二哥到底會變成怎麽樣???
嘆氣……

大根家族和代官山部屋,昏。

三文魚刺身很好吃,嘿嘿~~

無奈被人打斷,出門去鳥~~~

=====我是阿月仔的分割綫========

日記回來補過~
[PR]
by partactor | 2006-02-22 13:00 | 清水日誌
花莖一葉舟
葉落不見秋
林苑深處誰人嘆愁
是非問情少年許白頭

回首 昨年尚在華燈煙雨樓
聲聲漫漫傾笑顯歌喉

紅顔拈花憂
心把痴郎求

水落殘花雙雙游走
遠聲殘笛絲絲心扣

幔紗
明燈暗火月色解溫柔

年少莊周
今昔醉酒

伊人不還人消瘦
塵緣不解誰看透
聲聲嘆情何日盡頭

又見七夕
彩雲浮月后
踏鵲相會人不留

待來年
望穿秋水不求逍遙游

年年山水依舊

最是傷情

樓空人去露城愁
[PR]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5:01 | 填詞
如何為你繁華一季
歸冬之後便成春泥
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如別離

人散后落幕的意義
黃昏前誰等待歸依
醉朝夕

小橋流水回憶
紛飛桃花不息
年少癡狂把酒言歡不膩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
初遇的事跡

柳絲拂過風繞綠堤
舊人歸去新人還替
殘陽鈎月一如往昔
映水依碧


落雪無聲淹盡獸蹄
銀輝淺淺寒月依依
無人跡

孤影對夜風厲
獨酌酒杯不息
衣袂拂凳揮袖不去愁緒起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初遇的事跡

獨攬明月杯酒盡
吟歌一曲殤別離
古昔情癡奈何及
雙飛翼
古寺鈡鳴斷翅迷淒

戀 經過的軌跡
愛 在何處棲息
煙花散盡誰又把誰記起

嘆繁華似琉璃
破碎前的孤寂
夜未明華燈初上初遇的事跡
[PR]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58 | 填詞

無題(新曲待填)

破邊關 將軍急令哨

遙琴慾斷 知音少

鳴空長嘯 出劍鞘

紛飛血淚云色濃澆

沉浮醉酒蒼天一笑

今昔言歡 煙雨遙

江湖勝負誰人曉

是非惹寂寥

一朝在朝

揮刀斬塵緣淚襟溼晚照

夜瑟蕭

長槍一破云裂月皓

紅顔千金諾盡消

殘風嘯

千騎傾出不知歸還夕朝
[PR]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35 | 填詞
e0076140_14513873.jpg
问情月 红蝶蹁蹴 谁人醉揽尽花月红

輕衣踏階紅扇舞 落楓花影弄

殘陽意 弱水徐留 誰人爲紅顔千金散

縱然淒淒道無情 秋楓解蝶愁

江湖劍英雄為誰喚

美人顏陰川驚波蘭

只戀你淺笑如水淡

你發如血 江湖山水深 黃泉歸路何日還

天涯宦游莫說江湖是非同去歸絕唱

你發如血 風華勝絕貌 楓紅知秋紅蝶殤

獨飲醉花月撫月琴揮刀不斷哪知紅月映軒窗


你發如血 江湖山水深 黃泉歸路何日還

天涯宦游莫說江湖是非同去歸絕唱

你發如血 風華勝絕貌 楓紅知秋紅蝶殤

獨飲醉花月撫月琴

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儿啦

生死隨意沖冠一怒為知己插刀兩肋終成絕響
[PR]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33 | 填詞
如果有一個人在花痴又深情的喊阿月仔,請直接無視掉,因爲本公子在花痴。

嘆氣阿月仔的衣服讓我好無奈啊。

人生如此多的無奈,繼續嘆氣。

洛說過完這段時候要去新加坡一趟,問我要帶什麽……

總之……如果給我一個公孫月我什麽都不想了……

望天,去買個女兒吧。
[PR]
by partactor | 2006-02-17 14:23 | 清水日誌

黃泉之路,不由分説

我竟然又失眠。
連續三個晚上,我徹夜未眠。
這個時候才陡然發現自己回神過來。
這個時候,才明白,也許,我真的不過假裝灑脫麽?
我也不知道。只是黃泉之路,不由分説。
誰可以改變?至少,我不能改變。

也許幾年之後,物是人非。可曾有人記得當初有這樣一個女子不求繁華,只求安寧?
昨夜看到藺無雙在練峨嵋的墓前,我與他人說,如果我死了,有沒有一個人,會在墓前悼念。想來想去,當真沒有一個這樣的人會做這樣的事。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在想,這一天,到底什麽時候會來?

一邊敲字一邊看《天外飛仙》,看到男主角留下一張“我不愛你了”的字條。
我突然想起11月,他和我說,你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君彥的聲音聼起來很輕,輕到幾乎快要聼不到。他在電話那端的微笑,不過數月,恍若隔世。
一世知己,你原本不是那樣的女子,何必……
最後那句話,他沒有再説。
我看著電話。下一個十年,我依舊無法忘記,曾經有人同我說過這般話。

人去樓空,讓我如何一個人寫兩個人的以後?
若有眷戀爲何不回頭?還是放心我獨自一人?
你卻不知,十年前,數月前,我如何甘心?

我翻了一遍很久以前的書。一些我曾經很喜歡的書。
陡然在清醒紀上發現了一行字,那是一位去別國的友人贈送。
真是湊巧,還在與別人說清醒紀呢,於是又翻倒這本書了。
那上面寫著,生亦何苦,死亦何哀。
友人的字,很漂亮。卻看得我想哭。
是不是早要預料到今天。

我終究記得,到最後,有一個人和我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可是,河既已干,又如何去江湖?

笑,不過二十三的女子,何來如此之多感概,縂要在夜晚寫莫名其妙的東西。
只是難眠,在過一月,再也不會有如此閒心。
我曾愛過一個人,如今不愛。
我曾恨過一個人,如今不恨。
你說,個人罪業個人擔,我亦不相信因果巡迴。
只是人若不放開自己,一世便成束縛,何苦累人累己

十年前,為汝一日叁千肖,終不得其果,而今,生死隨意,黃泉陌路故人不逢。
[PR]
by partactor | 2006-02-06 15:02 | 清水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