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カテゴリ:繚亂華舞の夜 古代篇( 1 )

寫在前面的話:

大灑花~~~繚亂華舞第一章現身~~\*^o^*/ 從04年説到現在的東西……某人完全改變了風格的嘗試,絕對不超過三万字!!!怒吼,完全只爲了配合那個日風的東西。
王道是中國古風!!中國古風!!!!!繼續怒吼!!!!!

首先要說的是,第一章裏面一次就出現三個主要人物,實在是不容易啊。(不過,風見某人馬上就要變身待機人員了吧~~神啊……請至少讓我調戲一下msn再走吧~~)
大根王子樣的冷笑話?用面無表情的樣子說著關西腔冷笑話的大根王子~~大笑,到底會變成怎樣呢?

大根お姫様ちゃん飽受冷笑話的摧殘?她大概一輩子都擺脫不了吧,繼續大笑。

主人?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關西第一紅牌?這傢經營的到底是???(狂笑三聲,知道的都給我閉嘴!!)



好,到這裡爲止要説明一點,這裡沒有配對,不會有配對。當然除非當事人雙方要求,否則絕對不寫真實存在人的配對。所以不要以爲對手戯多就會出現啥的……no way!
所以,嘿嘿,斷絕八卦~~麥要想太多了。

至於名字……望天,大家都不給人設,我隨便亂寫的,到時候再改就是了。反正名字嘛……不重要不重要。

========我是華麗閃亮天下第一繚亂無雙分割綫=========

[今年的櫻花……似乎很開心呢。]女子修長白皙的手穿過飄零紛飛的花瓣,接住飄在半空中的花瓣,細細看一陣隨手一揚,轉身對身後嬌小的女子笑道,[只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比較喜歡桃花。]划出弧綫的手指輕輕叩響樹幹,雙眸停在某一個視線點,靜止。

身後的少女隨著她的視線望過去,一片紛飛的粉色,空無一人。

[姐姐的心緒還是這樣跳躍思維。]不悅的皺眉,少女向前走兩步拉住女子的衣袖,[再這樣下去,店裏的客人會跑光的。]

[蝶依也會麽?]收回若有所思地目光,她側頭看著名喚蝶依的女子。

蝶依雙頰微微泛紅音量頓時提高不少,[如果要跑得話,早在那時候就跑了。]似乎在埋怨女子花裏的不信任,又有許些不太好意思。

[所以嘛……別人走不走又有什麽關係,你在我身邊不就好了。]女子陰謀得逞一般掩嘴輕笑起來另一只手則毫不客氣地捏上蝶依的臉頰,溫軟的觸覺讓她忍不住多捏了兩下。

看著眼前笑得很詭異的女人,蝶依無奈的嘆口氣。

果然,到最後就是這樣的情況,就算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得不說,這個人,實在是太懶散了。至於這閒店能到現在還維持的下去,不,應該說還做得有聲有色,其實都是自己的苦力吧。

[在感嘆自己悲慘命運之前先考慮一下那些沒有飯吃的平民吧,和那些在飢荒中死去的人們比起來,你已經幸運很多了。]

稍許冷漠而略帶戲謔的聲音讓蝶依忍不住要問她是不是有讀心術。

[很顯然,我沒有。]微笑的把手一攤,再一次,蝶依睜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輕輕笑起來,扶住樹幹漸漸笑到整個身子靠在樹幹上。蝶依不悅的眼神似乎在說,笑死你算了。

[請問是風見小姐嗎?]還在沒有形象大笑的流川風見聽到自己的名字,猛然擡頭。

少年清澈的眼眸裏沒有一絲情緒的盯著她。

她與蝶依對看一眼,神色自若的整整衣裳,輕輕點頭。

優雅的動作幾乎要讓人以爲剛才那一幕是一段錯覺,未曾發生。

[閣下是?]

[我是龍玉。]

[就是那個傳説中的關西第一紅牌麽?]一旁未曾出聲的蝶依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惡作劇的問出了讓人頗有些尷尬的話。

[蝶……]

[是的,蝶依小姐。]少年清冷的聲音裏,聼不出一絲情緒。就像他的人一樣不帶熱核感情色彩。

沒有反駁和惱怒,正經八百的回答大大出乎蝶依的預料之外。她瞪了一眼眼前這個連冷漠都稱不上的少年,自顧走到風見的身後,不再出聲。

[原來是龍玉少爺。]流川風見笑了笑,[遠到而來,要不要先去舍下喝杯茶水再慢慢說你的來意。]

[我不是什麽少爺,叫我龍玉就好。]

[那麽,也請龍玉省去我那小姐兩個字。]

[風見小姐,比起這個來,我想主人交待的事情應該更爲重要。]顯然,他自動自發忽略掉風見說的話。

龍玉的反應似乎在她的預料之内,又或者她聽到主人兩個字自然一切以主人的事情優先。具體的想法當然只有當事人知道。總之風見並沒有在所謂的稱呼上過多的糾纏。

[那麽,請到寒舍一坐。]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流川風見側身後退數步讓龍玉能夠與自己並肩而行。

走在風見左側的蝶依拉拉她的衣袖,眼神流露出不滿。[這樣的傢伙,爲什麽要這麽客氣?]強烈的心聲。

拍拍她的肩膀,風見露出安撫的微笑,[可恨之人必有可愛之処。]那是她常對蝶依說的話,如今也清晰的映在她的眼底。

嘟一下嘴,蝶依對著龍玉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蝶依小姐無論是做鬼臉還是生氣或者微笑都很可愛。]龍玉用平板的聲音和表情說出這樣的話,着實讓人覺得意味不明。而事實上,那僅僅只是一個陳述句,又或者是一個冷到不能再冷的笑話麽?

翻譯個白眼,蝶依有些不悅的説道,[你在說笑話麽?]

稍微走在前面的龍玉陡然收住腳步,轉過身。來不及停住的蝶依險些撞上去。

此番舉動讓她對於眼前這位樣貌如同三月清泉一樣的少年的好感度頓時由唯一的1降到了-1。

少年低頭看著蝶依,過了很久,久到蝶依藏在和服袖裏面的手臂都起了雞皮疙瘩的時候,他陡然開口,[是的,難道蝶依小姐聼不出這是在說笑話麽。]

四月原本溫暖的陽光陡然失色,莫名的冷風掠過三人的頸椎。

好冷!流川蝶依和流川風見同時在心底打了個冷戰。
[PR]
by partactor | 2006-02-23 07:16 | 繚亂華舞の夜 古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