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四月十一日的日記

暗黑月……orz
和某人討論關於生死隱居問題。
笑。
突然之間,我很難過。
就這樣,突然一下,我哭著和對方打微笑的表情。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我說,我們要一起殉情麽。然後一個微笑的表情。

活潑開朗快樂,順便花痴。這些都是我骨子裏的一部份。
四年前,我還沒有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我骨子裏還有更多的東西,有書有茶,有很多抱負夢想。
我曾很認真地說,我要學表演,很認真地說我會努力成爲好演員。
只是,我與這條道路偏離的越來越遠。
只是希望,可以演戲而已。站在攝像機前聼那句“開麥啦!”用一個身體承受不同的角色。
我喜歡這樣的人生。
然而,我最終沒能堅持,在繁華世界中選擇妥協。

有沒有後悔?
花離君彥說,人要學會向前看。一旦決定的事情,不要因爲後悔而讓將來遺憾現在。

有沒有一個人,無關愛情。一直在身邊。
有沒有一個人,可以不用生離死別。
也許人人都有一個人,或愛情或友情或親情。在身邊相伴。
突然閒我很羡慕這樣的人,如果有一個人,無關愛情與你一輩子長情。

很久以前,其實也不久,似乎四個月前。
和人一起大萌蝶月。
用公孫月和蝴蝶君的ID在群裏打混。
後來,劇情裏出現了色無極,蝴蝶君還是蝴蝶君。後來,公孫月仍舊是公孫月。
我還記得那句話,是蝴蝶君抛棄了公孫月。
我一直都記得。
我以爲很多事情可以一直下去不會改變。我以爲我們一直都是好友知己。
結果,有一個人先行離開。
朋友知己,本該互相信任,本該一力分擔兩肋插刀。
只是,過往不再。
我突然覺得,深交,到最後仍舊敵不過一場誤會,敵不過人心變化。

我喜歡單純的東西,不用思考不用猜測。
簡單明瞭的交往。
于朋友,更是如此。
朋友知己,原本就是該用來放鬆心情的。又或者在心緒不穩定的時候倒苦水。
我不希望這種感情變質,即使是短短誤會,我們再也囘不去從前。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
即使我仍舊可以聼你說很多事情,告訴你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但是,那道墻已經再度被我筑起。
你一定沒有想到對不對。
笑,或者,在你眼中的我,真的天下無敵,真的會理性分析所有的事情。
真的可以包容很多恣意妄爲。
但你弄錯一件事,我是人。不是神。
正因爲我是人,所以我寧要知己不要情人,正因爲對我而言知己難求,所以儅你說那些話的時候,就算僅僅只是一時情緒,你卻不明白我已經不會再給你退路了。
蝴蝶君已經不再是蝴蝶君,公孫月還是公孫月。
我會懷念我們把酒言歡,到深夜各自發傻的說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會懷念我們未曾實現但是卻説的很認真地一些東西。
失去情人,我可以瀟灑揮袖繼續前行不屑一顧,失去知己,便是一種心傷。
所謂的天荒地老和永恒都僅僅只是一個人的錯覺。
發生過后,也僅僅只是讓我更加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沒有所謂的永遠。
只是變化的快慢而已。
[PR]
by partactor | 2006-05-15 15:56 | 清水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