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by partactor

十年生死

其實我真的覺得這種心情是很有趣的。
因爲你在不期待的時候看到一些東西和你所猜測的一模一樣的時候,你會明白,這個世界的奇跡啊,真是很少很少。
就像有一些人,說了很多東西,自以爲給了對方期望,等到目的達成撒手離去的時候,希望看到對方受傷的表情。
笑,其實你們都錯了。
有一些人,原本就該是生命中的過客。
我常常和花離在電話裏說起有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維持一輩子的。
花離說有,就是活著。
後來,我用了這個名字。
在十一月之後,我在無數網站註冊了花離君彥這個名字。
一個會染布,會媳婦臉的男人,死于白血病。
中午和Milu在學校吃飯的時候,接到最後一個電話。
我們還在笑說很遠的將來,兩個小時后,沒有任何可以發生的將來。
那些和我說很久以後永遠事情的人。有一些人,我快要面目模糊了,有一些人,也許現在還記得。
後來,方才明白,這個世界,處處真心處處無心。
也許說得人在當下,當時是真心的。時效一過,也許連自己也不曾記得有過這樣的話。
又或者,天災人禍。瞬間就可以失去一切。

我不知道爲什麽呢,在今夜想起兩個應該是很重要的人。
一個已然面目模糊一個卻還歷歷在目。
我縂記得,有個人,喜歡說,過往不究,往事若不是值得懷念便不念。
身邊很多朋友……漸漸離開然後舊人換新人,然後重復。
於是身邊,除了父母還是父母,一成不變。

小時候,第一次坐火車,一個人。第一次上小學一個人,第一次放學回家一個人,第一次家長會一個人……後來就成了無數次一個人。
一個人和老師解釋爲什麽父母那麽忙,一個人和人解釋爲什麽要在不到雙十的年紀一個人出來旅行。
一個人決定念什麽學校,讀什麽專業。
一個人承擔那一場失敗之後的所有責任。
身邊的人,仿若浮雲,來去聚散。
說起來似乎很淒涼的樣子,但我卻很慶幸那些一個人的時候。
很多年少時候被傷到的東西,現在想起來不是那麽重要,卻要重頭來過便生不如死了。

[淚奔~~~最近可能天氣不太穩定,病發……我玩著在半睡半醒的小章袤,分散注意力,看看流星花園~~~~現在是三點四十二分……
爬回來繼續哀怨~~~~~]

現在是淩晨三點五十八分。
憋了很久的眼淚終于留下來。
時間不對,地點不對
但是,這個時候一定沒有人會起肖,大家都睡覺了。也沒有人開機……於是
我看著電視,端著電腦,發呆然後就哭了。
時間是五秒鐘。
然後沒有眼淚。
事隔五天……笑,這就是我最大的……不知道該說優點還是缺點。總是在事發后,遲鈍的吃飯睡覺過生活然後就會在某一日爆發……而且身邊一定沒有人,沒有任何人。
=[]=
在這個時候……這個時候……關節炎發作……淚奔,舊傷口又發作了。
禍不單行。好痛哦………………
嘆氣……天氣變冷了。

笑眯眯……如果我是女主角,我一定選擇花澤類~~~笑
我還是不想睡啊……
好累。
我其實很討厭二選一
我其實喜歡一成不變。
我其實很不喜歡適應新的人際關係和環境。
我其實只喜歡把思想懶惰下來,很單純的和朋友過生活。
這些天,精神沒有反應,身體卻反應得很直白。
不想吃飯不想睡覺。
覺得沒什麽,卻開始發病。
笑。
精神壓力了……

十年生死,一如既往。
我還記得那天沒有下雨,沒有天晴。
是我自己太執著一些東西。
笑,很快也許我們相見
奈何橋黃泉路,生死一線
你可在那頭等待的太久?
[PR]
by partactor | 2006-05-12 04:16 | 清水日誌